当前位置:

行业动态

全球能源危机背后的逻辑

发布日期:2021-11-18   信息来源:能源杂志   字号:[ ]

危机或许意味着能源进入波动期。随着全球能源需求的增长,转型必须优先考虑供应的稳定性。

2021年的冬天还未到来,欧美国家就已经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能源成本不断上升带来的影响已经蔓延到经济领域,威胁到工业生产并引发人们对能源供应的担忧。后疫情时代下的天然气价格创下了前所未有的纪录。

(来源:微信公众号“能源杂志”ID:energymagazine 作者:范珊珊)

10月初,欧洲和亚洲的天然气现货价格创历史新高。10月5日,荷兰TTF 天然气价格(欧洲的基准天然气价格)每兆瓦时高于 100 欧元(约合 116 美元),接近中午时每兆瓦时超过 107 欧元——当天涨幅超过 14%。

能源供应的紧张局面还在恶化,并且看不到任何缓和的迹象。而这种紧张局面已经突破了天然气领域,几乎所有的能源产品价格都在上涨:区域基准电价在上涨,煤炭、碳价和石油价格也在上涨,布伦特原油价格创下每桶 84 美元的 5 年新高,天然气现货价格同比上涨更是超过 500%。

紧张的供需局势在提醒着人们,在疫情影响导致需求下降的一年之后,供应安全再一次成为能源市场当下最受关注的话题。在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雅苒、北欧化工和荷兰OCI等化肥巨头纷纷宣布减产;一些小型能源供应商已经倒闭以及民众不得不面对高额的能源账单。

在美国,自 8 月初以来,天然气价格上涨了 47%,与此同时油价也被推高。美国银行预测冬天需求将激增,寒冷的天气可能将布伦特原油价格推高至每桶 100 美元以上,这将是近七年来高点。

美国能源信息署警告称,近一半天然气取暖的美国家庭账单将比去年平均增加 30%。石油价格上涨令美国总统拜登感到头疼,美国能源部长珍妮弗·格兰霍姆不得不对外宣称表示,美国可能会动用其紧急石油储备来抑制石油和汽车燃料价格上涨。

在欧洲,随着伴随着能源转型的步伐,可再生能源比例在不断提高,而天然气仍在供暖、工业制造以及维持能源供应的灵活性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近一段时间,天然气价格近乎直线上涨表明天然气市场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更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天然气储存水平处于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显而易见,飙升的天然气价格推高了整个欧洲的能源费用,从能源公司到消费者都受到巨大冲击,高能源价格进一步对通胀造成压力。对一直走在能源转型前列的欧洲国家来说,目前的能源供给的紧张局面虽然可能是多重因素作用下的偶发现象,但从另一方面也凸显了化石能源为主体的能源系统在绿色转型中暗藏危机。

暴涨的背后

今年1 月,东北亚的寒冷天气加上液化天然气供应量减少,导致局部燃料短缺和液化天然气现货价格空前飙升。紧随其后的是 2 月份袭击北美的冬季风暴“乌里”,极端寒冷的气温导致更高的热力和电力需求。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包括巴西、加利福尼亚和土耳其在内的水电资源丰富的国家都因为面临严重干旱,引发对燃气发电的更高依赖,并进一步收紧了夏季天然气市场。

与此同时,液化天然气需求显著增长,尤其是在亚洲,部分原因是经济的复苏以及中国煤炭使用量减少。与此同时,全球天然气产量和库存比预期有所减少。受到疫情影响,上游勘探开发投资不足,供不应求导致天然气价格不断暴涨。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2020年初以来,除了卡塔尔正在推进大规模天然气出口项目扩建,全球几乎没有新的LNG出口项目获批。与此同时,欧洲本土的天然气产量正在下降。北海的几个天然气矿床正在枯竭,荷兰的一些气田也是如此,如格罗宁根气田将于2022年中期关闭。这使得欧洲各国越来越依赖天然气进口,主要来自俄罗斯和挪威。

而去年寒冷的冬天又让欧洲各国消耗了太多的天然气储备,并且没有及时的得到补充。欧洲天然气基础设施协会数据显示,当前,欧洲区域性天然气库存仅为满负荷水平的74.7%,已经达到10年来的最低点,储备亟待补充。

S&P Global Platts 一位全球液化天然气分析师称,欧洲处于艰难险阻之中。在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近一年吃紧的情况下,作为欧洲天然气主要供应国的俄罗斯面临自身上游和基础设施问题,也就是说欧洲两大灵活的供气来源都出现问题。

在石油方面,世界主要生产国(欧佩克和俄罗斯)增加了产量,但不足以阻止价格上涨。与天然气一样,上游原油开发投资也出现了下降。2021年,全球石油和天然气投资总额将比疫情前的水平下降约 26%,至 3560 亿美元。

在欧洲,对天然气需求激增的另一原因是海上风电出力不足。欧洲风能协会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欧盟风能发电量同比下降7%。英国政府数据显示,该国第二季度风力发电量同比下降14%。欧洲能源三巨头之一的德国能源公司莱茵集团(RWE)称,欧洲北部和中部的风速大幅放缓,上半年该公司离岸风电部门的核心获利大减22%至4.59亿欧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降低,导致天然气发电的需求激增。

而天然气价格上涨也导致电价飙升。一些欧洲国家的周前电价已升至每兆瓦时 1200 欧元以上,约为历史平均水平的四倍。英国是欧洲“受灾”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它正在考虑向能源密集型行业提供贷款,以帮助他们支付电费。在西班牙,电价自 12 月以来上涨了两倍,政府宣布了紧急措施,以限制能源价格和公司利润。法国和意大利已承诺支付款项以帮助最贫困的家庭。德国宣布将可再生能源税降低 40% 以上,以减轻消费者能源价格飙升带来的负担。

虽然短期内的多重因素造成了能源供应的紧张,但是能源荒并且偶然。在“碳中和”目标的驱动下,煤炭使用量骤降,推动了市场对天然气需求增加,虽然化石燃料投资正在下降,但化石燃料仍然占能源消费的大部分,绿色能源投资的增长速度不足以填补差距。愈来愈烈的能源供应危机,暴露了欧洲国家在能源转型中一系列问题以及挑战,这一挑战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未来的挑战

为应对不断高企的能源价格,10月中旬欧盟对外发布了一个“工具箱”,这一“工具箱”包括一系列中短期措施,短期措施包括直接收入支持和税收减免。欧盟将提出一个联合储存和采购的“自愿”系统,鼓励想要参与的国家,但不会制定强制性规则。中期措施包括加大对可再生能源投资,拓展能源储存能力等。

正在研究的一个解决方案是想方设法提高欧盟采购和储存天然气的能力,以便在需求旺盛的时候可以平息价格波动。在欧洲,只有大约十几个成员国拥有自己的战略天然气储备。

国际能源署表示,俄罗斯正在履行与欧洲同行的长期合同——但其对欧洲的出口比2019年的水平有所下降。俄罗斯可以做得更多,增加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并确保出储气设备被填充到足够的水平,为即将到来的冬季供暖做好准备。这也是俄罗斯强化其作为欧洲市场可靠能源供应商的一个机会。

相比之下,欧盟已经对紧急石油库存制定了严格的规定:每个成员国必须保持相当于 61 天消费量的原油,并不断向欧盟报告库存水平。但建立欧盟天然气联合采购和储存的举措可能会受到技术挑战和高成本的困扰。

据美国能源情报署称,世界石油产量仍在上升,但难以赶上从大流行中复苏的国家的消费激增。国际能源署预计,明年全球石油需求将达到每天约 9960 万桶,接近疫情前的水平。今年煤炭需求将超过 2019 年的水平,并在 2025 年之前有所上升。

在欧洲,煤炭正在逐步被淘汰和核电站正在退役,也就意味着,未来预计可调度或可控的发电资产将大幅下降。这个问题凸显了电力系统对灵活的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的依赖。不利的风能和太阳能条件或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步伐放缓都有可能导致电力短缺。考虑到供暖的需求敏感性和可调度发电的需求,天然气价格在未来也可能波动更大。特别是,欧洲煤炭和褐煤产能将急剧下降——从 2021 年到 2035 年下降约 70%。

与此同时,一些欧盟国家没有更新其现有的核电资产,也很少进行新的投资。从 2021 年到 2035 年,核电装机容量预计将下降 23%。德国、比利时和西班牙宣布,它们将分别在 2022 年、2025 年和 2035 年关闭所有核电站。

而欧洲的电力需求还将继续稳步增长,到 2035 年的复合年增长率约为 2%。激增背后的主要因素将是交通电气化和电解生产绿氢的增加。

短期内,供应冲击确实证明了化石燃料供应的安全价值,并推动天然气产量增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人们急于生产更多的煤炭并获得更多的长期液化天然气供应协议。但从长远来看,天然气和煤炭市场的供应紧缩凸显了化石燃料供应链固有的脆弱性。毫无疑问:这场危机是因为对化石燃料的依赖。

牛津能源研究所经济学家大卫·罗宾逊称事实上目前面临两种能源危机——目前影响所有化石燃料的价格飙升只是暂时现象,不一定会演变成一场危机。这种情况确实造成了困难,但这些都是可控的。然而,真正的危机是其背后的基础——即对化石燃料的持续依赖。因此,世界现在正在应对两次能源危机,一次是短期的,一次是长期的。两者都有相同的解决方案——尽快脱碳。

英国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大臣夸西·沃滕表示,“全球天然气价格波动对我们所造成的影响,突出显示了了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本土的可再生能源部门的计划,以进一步减少我们对化石燃料的依赖。”

暂时的供应中断和价格波动,也给企业经营带来巨大的挑战,他们不得不寻求政府的支持。但短期危机只反映了更严重的危机,即企业如何使用或生产化石燃料以及必须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化石燃料驱动的气候变化对工业的影响将是多方面的,由于没有脱碳产品的公司将面临诸如碳边界调整机制之类的措施,这将使出口更加困难,因此贸易也将受到干扰。企业需要不是以短期方式应对当前的危机,而是作为现在开始脱碳的信号。

正如我们从今年的电价飙升中已经看到的那样,欧洲正在进入一个极度波动的时期。根据麦肯锡的欧盟电力模型,在德国,到 2030 年,每年超过 3000 小时的价格可能会超过 100 欧元或低于 10 欧元,而现在只有几百小时。当公用事业和大型电力购买者面临这种不确定性时,战略风险管理就变成了生存问题。在英国,随着天然气价格的飙升,最近电力和天然气零售商的违约表明了高风险。

随着全球能源需求的增长,转型必须优先考虑供应的稳定性。长期的措施就是加速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以及通过存储解决方案和灵活需求来提供灵活性。“在短期内,我们必须通过碳捕获和储存以及减少甲烷排放来减少化石燃料的排放。我们不会很快实现 100% 的可再生能源,因此必须有效地使用化石燃料。电力系统还需要提高弹性——不会倒塌的电塔和能够抵御洪水或野火的能源系统至关重要。同时,还可以制定新的国际协议。例如,为了帮助稳定油价,我们可以设想欧佩克与改革后的国际能源署达成协议,多元的市场、制度和监管缓解措施是可能的。” 大卫·罗宾逊称。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